如何医治看好治好脚癣又叫脚气的方法和处方药 超级简单哟

脚癣又叫脚气,是属于一种真菌感染。

 

它的症状通常是真菌感染脚趾间的皮肤,起水泡,很痒。症状非常顽固。

 

中医有句话,说:“医生不治癣,治癣必丢脸。”我想他们说的“癣”中大概包括了“脚癣”。

俺得上脚癣,罪魁就是中国那可恶的公共浴池。拖鞋是万人穿。你就是自带拖鞋,浴池也放不过你。

中国的所谓电灯电话楼上楼下,加上人山人海,那是地球上生物间发生的最可怕状态。我现在还对那里的状况心有余悸。可是,许多人把那可怕的状态叫做“热闹”!

心有余悸也罢,但得上的症状却是一直跟着你。在中国,我用过“脚癣一次净”。是一瓶大约500毫升的紫色液体。按照说明,把液体倒入脸盆中,把脚洗净,放入液体中,浸泡半个小时以上。浸泡后的若干天内,整个脚被浸泡过部分的皮肤慢慢地全部脱落了。几乎像脱下一双皮袜子。看来,那药是把被感染过的皮肤统统杀死。

这样,过了很长时间,脚上似乎再没有出现脚癣的症状。好景不长,后来症状又出现了,但好像感染的部分不太严重。再试那个药,好像不好用了。也许是我的皮肤及真菌产生了耐药性?

我对治愈脚癣失去了信心。医生的那句“治癣必丢脸”的话,经常在我耳边响起。

离开了中国那个地方后,有一次,我去见医生。我忽然想起了个主意,问医生:“这里有治疗脚癣,就是脚上经常起水泡的那种病的药吗?”我加了许多解释性的术语,医生总算明白了我指的是哪种病。“有啊。”她轻松地说。

她给我开了药。我问她:“这是处方药吗?”她作了肯定的回答。乖乖,竟是处方药。

她告诉我:“回家后,把你过去穿过的所有的鞋和袜子全部扔掉。否则,你会自己感染自己,治不好的。在治疗过程中,把穿的袜子每天洗净后,用烘干机烘一个小时以上。”我恍然大悟,过去为什么治不好脚癣的原因找到了。

我连忙说了几个谢谢,离开了。

中 国人写的《医用微生物学》我曾翻过一遍。真菌在鞋袜一类东西上能活多久,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教科书上似乎根本没提。也许它说了,我根本没注意到。中国的医 生没有一个告诉我这一类的知识。你就是问了,通常是白问。我把原来布满了真菌的鞋袜继续穿,尽管我在浸泡脚的时候把袜子也泡了,这就是脚癣治不好的根本原 因。天哪!

我回家后,按照此法。两管膏药涂完了,脚癣完全消失了。它再也没有回来过找我的麻烦。

总结一下,在治疗的时候,把穿的袜子每天用烘干机烘很长时间,目的是把沾在袜子上的真菌完全杀死。再顽固的生物,在相当的高温及长时间下,也休想活下去。就是孢子,在200摄氏度或更高的温度下,持续一个小时以上,它也得乖乖地死去。至于鞋子,它沾上真菌的可能性就小多了。如果你愿意,也可以每天都放到烘干机中烘。或者干脆每天扔一双。

那位医生,若不是告诉我那几句至关重要的话,我的脚癣大概还是依然如故。

我 总结了一条:当我去看医生时,事先准备几个很傻的或几个古怪的问题。问他,看他如何反映。他若根本不予理会,或用不着边际的知识吓唬你,那就没有下一次 了。这其中的原因可能是:一,那位医生没有良知,他看病人,仅是打发你离开就完事了。二是他根本没有学懂医学。他在医学院里仅是背书本,通过了考试罢了。 这两类人对病人基本都是无用的。

我 曾经问过一位医生:“为什么带儿童离开百公里以上,他得流感的概率就大增?而在本城内转悠,得流感的概率则没有明显差异?”那位医生胸有成竹地回答我: “因为离开得远了,流感病毒变异的程度大,特别是儿童就容易患感冒;而在本地,流感病毒的差异小,他对此类病毒已经有了一定的抵抗力。”她说的知识,我似 乎明白,只是我没有她的临床经验。我在心里把她的话还原成数学语言:流感病毒变异梯度的绝对值与人群的距离有正相关性。这是位临床经验丰富,知识渊博的医 生,她尽力为了病人,才肯老实地回答我这样的古怪问题。后来的问医经验证明了我当初的判断。

对于现代社会中和你自己生活密切相关的东西,你必须知道一些基本知识。否则,“专家们”唬死你,你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药的名字好像叫“Lamisil”。这相当于商品名,不同的厂家可能有不同的名字。

药的化学成分是:Terbinafine,hydrochloride。

Top D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