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穿戴设备就是未来的发展趋势:谷歌眼镜终将成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自谷歌眼镜发布以来,褒奖与争议一直存在。日前,美国《连线》杂志记者Mat Honan于12月30日撰文,记录了他使用谷歌眼镜一年以来的使用感受,并预测了谷歌眼镜未来的发展趋势。以下是原文摘要: 我曾经想在第二个孩子出生时戴着谷歌眼镜,但我的妻子完全不能接受,她甚至感到很生气。

但当这一天慢慢到来,她开始喜欢它,并对它产生了兴趣。

\

 

我相信我的计划将受到欢迎。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谷歌眼镜有很多非常实用的地方:免提网络、语音识别,以及带有自动拍照功能的摄像头。碰碰太阳穴,你就能照相。长按那个按钮,你就能录像。发出指令,你就能将照片或视频传给任何人。更好的是,你能够实时和你看见的人进行互动。因此,在我看来,这是能够将这次生育经历记录下来的最好方法,但我实在无法理解我的妻子对其产生抵触的原因。

除此之外,我认为它的存在能让我们与千里之外的家人共享这一瞬间,我甚至可以在孩子出生时与我的父母闲逛。只需等待时机到来,我就带上眼镜,看看会发生什么。

而当时机到来,我却没了机会——孩子们可是无法预测的。但有趣的是,我不得不说服妻子让我使用谷歌眼镜。当然,我无须对照相或摄像功能进行解释,因 为这正是她希望我做的。她真正介意之处在于谷歌眼镜的样子。它也许能让我保留住这一刻,但我的妻子却会因它而分心,因为它的样子实在是太奇怪了。

你脸上有个怪东西

2013年的大部分时间我都带着谷歌眼镜,我成了眼镜混蛋(Glasshole),躲在屏幕后观察着这个世界。但我并不是孤独的,至少不会孤独很久,因为未来也在向你的脸和你的手腕进发。它也许还会在你的衣服里。在不久的未来,你的全身上下都可能被未来科技所覆盖。

可穿戴电子设备的出现已经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何时出现、为什么出现以及你能否抵挡住这一趋势(而答案是:很快,因为它极其方便,可能不行)。在不久的将来,我们都将是眼镜混蛋。但在2013年,我最后一次对这款面部设备产生了怀疑的态度。

穿戴场合成问题

我的谷歌眼镜体验让我对可穿戴设备有所警觉,因为我从来都不知道该在什么场合穿戴它们。我不会在公共场所带着这个1500美金的东西,因为很有可能 被别人抢去。我不会带着它去吃晚餐,因为那就像吃饭时一直打电话那样无礼。我不会带着它去酒吧。我不会带着它去看电影。我也不能带着它到儿童游乐场或学 校,因为它会吓到孩子们。

当然,你可以带着它在路上走,只要你周围没人,或者你并不介意他们对你的看法。

当我带着它工作时,我的同事有时叫我混蛋。即使是在能够勇敢面对未来科技的《连线》,我的同事们也都认为它很奇怪。在我的办公桌前,人们会停下来并讨伐我。

有了谷歌眼镜,你就能让一个专业呆子把你称为呆子了。

Google Now实在是太棒了

无论你怎么看待谷歌眼镜或是那群戴着谷歌眼镜的人,它为你带来的绝对是独特的感受。即使是那个极小的显示屏,也是我之前从未见过的。

你可以通过预设安装一些应用,但我并不认为首批的第三方应用特别有用。Twitter的消息太多,在我眼前的这块小显示屏可装不下。《纽约时报》的爆炸新闻提示还不错,但几乎所有的第三方应用都太繁琐。

谷歌的自有应用非常好。我非常喜欢谷歌的邮件快速回复功能。导航应用也很好。Google Now令人难以置信,它能够提供周边信息,并与谷歌搜索相结合,这就意味着它能做到智能手机做不到的即时通知功能。如果你想知道谷歌眼镜真正有用之处在哪 儿,那就是Google Now。相信我,你将会爱上Google Now。

我对它有些厌倦

谷歌眼镜的功能仍旧很有限。除了指示方向,它更像是一个新奇的事物而不是一个有用的事物。通过一年的使用,目前我对它感到有些厌倦,我相信它真正有用之时还未到来。

谷歌真正向第三方研发者开放经历了漫长的过程。而一旦开放,一切又变得有趣起来。例如,Strava自行车应用能够及时更新周围信息,让你的眼睛注 意路况,而双手仍握着把手。AllTheCooks应用也一样,无需让双眼和双手离开刀具和烤箱,你就能跟着菜谱做菜。还有一款应用可以即时翻译用户所看 到的标志。

我真的非常非常期待谷歌眼镜未来的发展之路,而它现在的状况却有些差强人意。

谷歌眼镜让我邂逅安卓

为了谷歌眼镜,我换了一部安卓手机。

从我买到第一部手机iPhone手 机开始,我就是iOS系统的忠实者。虽然我在过去也接触过几次安卓系统,但我从未考虑换掉手机。但当我开始携带谷歌眼镜时,我开始使用Nexus 4,因为我的iPhone与谷歌眼镜的兼容性太差。(当没有无线网络情况下,谷歌眼镜需要连接手机使用手机网络)。因此,无论到哪里,我的口袋里都有两部 手机。

问题是,没有比一部谷歌眼镜和两部智能手机更适合让你成为混蛋的东西了。

我慢慢发现,我使用Nexus 4的频率要远远高于使用iPhone的频率,尤其是当我把iPhone升级到iOS 7之后。这并不是对iOS系统的抨击,而是谷歌如何提高其与手机操作系统兼容性的问题。单就效率来说,安卓系统是一流的。

但是,谷歌眼镜确实改变了我对于手机的观点。

手机是最糟糕的发明

谷歌眼镜从某种程度上让我憎恶我的手机——或任何手机。它使我意识到手机已经在多大程度上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手机用各种方法将我们从生活中分离。 即使在一起,人们也都盯着那些小小的屏幕,跟不在旁边的人们交流着。我们总是看着我们的手,而不是各自的脸。我们总是在记录,而不是在体验。

谷歌眼镜让我学会了进入和出去的概念,它让我意识到我已变成了一个怪物,总把自己拴在口袋里的这个东西上。我已经缺席太多了,有没有其他设备让我能够活在当下?抑或它又将成为另一个分心的东西?另一样把我们的注意力从眼前分离的电子设备?我不知道。

谷歌眼镜终将成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谷歌眼镜和其它类似的产品一样,不会永远都是丑陋和令人尴尬的。最终,它将和日常的眼镜或太阳镜没有区别。同时,谷歌将根据你的位置、到达时间和过 去所做的事情来进行完善,向你输送有用的信息。第三方研发者将研发出令人惊奇的新应用,这是我们尚未想到的。它的形式将鼓励人们开发出新的功能,产生新的 思路,展望新的未来。

而这就是我最终的信念:谷歌眼镜及其同类产品即将到来。他们正向我们奔来,准备去再次改变社会。你可以嘲笑谷歌眼镜,以及我们这些带着谷歌眼镜的混 蛋。但我真正知道的是:未来就在路上,而谷歌眼镜也将戴在你的脸上。我们需要去考虑它,并且用新的方式去接受它。因为当你现在取笑那些眼镜混蛋时,明天你 也将与他们为伍,至少你会离他们的圈子更近。可穿戴设备就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就让我们做好准备吧。

Top D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