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岛的原住民十之七八来自龙海,厦门人的风骨也来源于龙海

倘佯在鼓浪屿的小巷里,那种宁静、安逸、开放和闽南与西洋结合的雅致让游人陶醉不已。鼓浪屿可以说是集闽南和西洋的风骨于一身,铸就独特的厦门风骨。笔者出生于龙海、游学于泉州、在厦门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又回到龙海,对闽南较为熟悉。

从地理位置上讲,厦门位于九龙江出海口,鼓浪屿就象龙嘴里吐出的一颗明珠,自然饱含着九龙江人文的精华。而九龙江流域的人文精粹,又集中在龙海。特别是集中在龙海的石码、海澄两大福建名镇。

海澄,是1956年龙溪县与海澄县合并之前海澄县的老县城,这里古时为月港,也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曾经万商云集、沿江商船鳞次栉比、望不到边。于是,中外文化在古代已经在这里有了一次碰撞、交流、沉淀、融合。

而 作为福建历史上三大名镇之一的石码镇,虽然商业上没有过月港的辉煌,但在文化上却成就斐然。众所周知,一个文明的孕育,与所在的地理环境息息相关。龙海石 码地处福建第一大平原,九龙江平源,这里土壤肥沃,水源充足,自古就有扁担插下去也会发芽的说法。自然灾害很少光顾。即使是每年东南沿海的台风,经过TW后,到了龙海,风力已经十去其四了,成不了什么危害。优越的自然条件,使得自古以来,龙海风调雨顺,老百姓也就丰衣足食。

在 这种情况下,养成了龙海人安于现状、追求安逸、注重生活品质、进取心不强的心态,再怎么忙,也要抽空泡一壶功夫茶,抽几根神仙烟。哼几声芗剧或闽南语歌 曲。再怎么没钱,也要吃一碗卤面,来一条五香。或炒几个小菜,来杯米烧。干活回来,一定要先泡个澡。中午没有美美地睡一个午觉,一天都不舒服。到了晚上, 相互串门,或到社庙、大树下等人群较多的“公共场所”,开始“念仙”,谈天说地,论古道今,然后带着一脸的兴奋拍拍屁股回去睡觉去了。龙海人知足常乐,所 以,三轮车夫赚够了50元后,就去喝酒,即使花店有大生意惠顾也不为所动。

衣 食足而知礼仪,所以,龙海人就有条件搞文化艺术了。于是,石码锦歌,这一高甲戏、芗剧、歌仔戏的始祖就是诞生在这里,悠美的旋律,通俗的唱词,琅琅上口, 感人的情节,幽默的插科打诨,还有劝人为善,教育人们拼搏上进,吃苦耐劳,知恩图报,敬老爱幼,扶贫济困等内容,令闻者无不动容,往往流连忘返。还有布袋 戏,灵巧的手指,演绎着精彩的故事,配以锦歌曲调,让人为其倾倒。

由 于水土丰美,气候宜人,一年四季花果飘香,于是家家户户房前屋后阳台都养起了花,春天赏月季、玖瑰、、丁香花,夏天伺弄伺弄三角梅、仙人掌,秋天看看万寿 菊或玉桂,严冬时节闻闻水仙的清香。因为风调雨顺,龙海食源充足,所以,龙海人会做精美的点心和小吃。每到节日,家家都会做出精美的糕点来祭神祀祖,米烧粿、麻暑、烧肉粽、发粿、糥米糕、福寿糕、咸粿、麦芽糖、麦仔粿、方片龟、。。。。。。举不胜举。还有扁食、油炸肉丸、五香、卤面、季枣、蚝仔煎、米筛目、锅边糊、面线糊、清汤面、蚵仔面线等等,每每想及这些东西,笔者的哈拉子就要流出来了。

由于与厦门地理距离很近,龙海人沿江而下,自然就来到了厦门。笔者记得,小时候从石码乘船到厦门,顺流而下最多1个半小时就到了厦门,现在的快艇,则只需40分钟。

古代,厦门岛是龙海渔民的休憩场所,久而久之,不少的龙海人就定居在了厦门岛,带去了龙海人的风俗习惯。厦门岛的原住民十之七八来自龙海。

近代,厦门迅速崛起,厦门岛就成了龙海人的理想发展之地。龙海每年培养的大学生,80%在厦门工作。所以说,厦门,与龙海地缘相接,时空相沿,人缘相亲,血缘相融,文缘相承,自然,厦门的风骨就沿承了龙海的精髓。

后来,我们的国门被洋人打开,西洋人的到来,又使厦门的文化再次扩容、发酵,于是,成就了现在的厦门风骨。

至 于,说到泉州,在古代,其文化和经济就比较发达,当时的泉州人当然不屑于到厦门岛发展。到了现代,泉州的经济仍然繁荣,但其自然环境的恶劣却没有多大改 观。此时,厦门岛内花团锦簇,社会风气良好,文明程度较高,成为全国最文明城市、最宜居的地方。有了钱的泉州人,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环境,于是,开始大量 移民厦门岛。记得在厦门工作期间,笔者公司旁边的一个小区,80%的住户来自泉州晋江某个村。他们可以说几乎整村都迁移了过来。工厂办在原来的老家,家却安在了厦门。泉州人进厦门,使厦门真正开始代表闽南。泉州人骨子里的那种善于捕捉机会、那种相对较为功利、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拼劲,开始融入了厦门的风骨。

Top D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