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不能以“气”取胜,她必须以“韵”取胜

 

“威廉”的《厦门,你为何如此“小器”?》,“凌虚”的《也说厦门的“小器”——与威廉商榷》,都吸引我的眼球,关于厦门的风格,我也有话要说。但我首先肯定并欣赏“威廉”和“凌虚”对厦门的深情厚爱。

xiamen

参 照古典诗词审美意识,“气”与“韵”是不分高下的。一样的愁绪,不一样的诗人,李白的“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杜甫的“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 心”,谁能分别出高下呢?一样的诗人,不一样的诗句,苏轼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和“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谁能分别出高下呢?面对 诸多艺术风格,只能说个人喜欢哪种,不喜欢哪种。

 

1992年5月, 我旅游到北国雪城哈尔滨,郑绪岚的那首名曲将我带到太阳岛。正值南方草长莺飞的时节,我想象中的太阳岛比厦门鼓浪屿更美丽,更具风情,但万万没想到太阳岛 一片荒芜,萧瑟、肃杀得怕人。在太阳岛,我想到了鼓浪屿蓝蓝的海水,明媚的天空,娇气的别墅,为什么没有一首名曲是歌咏鼓浪屿的呢?幸好后来有《鼓浪屿之 波》超越《太阳岛》。

 

时节的缘故,我也不能就此说太阳岛没有魅力,太阳岛的魅力在夏天,在《太阳岛》的歌词里。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深受伟人诗词的影响,我会因太阳岛一时的落寞而怀疑北国的大气吗?

 

从 哈尔滨去通县,好像有厦门到福州那么远,但七八个小时的车程(当年的速度),车窗外飞掠过的村庄寥寥无几,与天际相连的东北平原,将北国的大气一览无遗地 铺开来,我第一次感受到北国的大气,令我一个小闽南人感到无比的震撼。偶尔见到几个耕作的农民,像蚂蚁一样渺小,我感受到了大自然的伟大和人类的渺小。北 方啊,北方,我跪拜在你脚下了!

 

哈尔滨就是哈尔滨,气场是她的魅力,随处可摄的俄罗斯风情就是不一样,但别说厦门,即使邻近哈尔滨的沈阳,如果也效仿起哈尔滨来,她能够是沈阳自己吗?恐怕又是一则东施效颦的笑话了。

 

大哥1951年厦门大学毕业后,直接去北京交通部工作,大嫂是纯正的北京人,三哥的孩子都在北京生、北京长,体型上都继承了北京人的基因。改革开放前,大哥的三个孩子都没回过老家,改革开放后,侄女文洁和侄子南洋都回过老家,他们对老家的赞叹啊,啧啧不停,尤其是侄子南洋。

 

那年,石码生、石码长的一个侄子,北京大学毕业后,在中科院攻读硕士,硕士毕业后留北京工作,北京的侄子南洋极力反对:“北京有什么好啊,回老家去,到厦门工作啊,厦门多美啊,环境优美,空气清新,我巴不得呢!”

 

南方人喜欢北国的粗犷和大气,北方人喜欢南国的精致和韵味,“气”和“韵”,谁能分出高下呢?

 

“厦 门如果坚持‘小器’,厦门恐将为历史所抛弃,周边虎视眈眈的泉州、福州等城市随时可能取而代之,跃升龙头。”“威廉”的观点不能说完全没道理,感情更是真 挚,但那只能是经济的眼光,而一个地方的风格不能只仰赖经济。城市的风格更重要的是文化,是它有别与其他城市的由地理文化、历史文化、民俗风情等综合人文 因素构建起来的属于自己的文化。

 

我不是厦门人,只是厦门的邻居,但出入厦门就跟出入自己的厨房一样随意,爱厦门不亚于厦门人。在厦门,我曾经问过外省游客:“厦门怎么样?你们喜欢吗?”都说:“好,很好,厦门很美,我们很喜欢。”回答的游客来全国各地。

 

“福 建这只深锁大门内的‘大虫’终究缺乏江浙人那般豪情和胸襟,因此福建省也从未有现代意义上的大都市。”“威廉”此观点,我部分赞同,我也很欣赏浙江人,但 对威廉“浙人那般豪情和胸襟”的概括,我持保留态度,我认为浙江人的性格应该是“精明而慷慨”,精明是经济的发展,慷慨是革命的态度。

 

《人间正道是沧桑》有句台词“广东人革命,浙江人出钱,湖南人牺牲”,准确而经典地概括了近代革命史的一个侧面。浙江人对革命的慷慨是不必怀疑的,但浙江人乐意去革命,去牺牲吗?地理文化、历史文化决定了浙江人的性格。

 

在 浙江杭州,你看到浙江的“大器”吗?钱塘潮固然气势冲天,但西湖才是浙江人的真正写照。游历杭州,才发现人家杭州人是不重视夜市的,他们的不夜城在自己的 家里。杭州人以为辛辛苦苦一天下来,为的就是妻子儿女,为的就是天伦之乐,这就是杭州人的文化心理,也是浙江人的文化心理。没有这种心理的铺垫,就没有西 湖的柔情,苏堤的优雅,或者说是西湖的柔情、苏堤的优雅孕育了浙江人独特的江南情怀。

 

北方人爱嘲笑江南男人的娘娘腔,但如果江南男人像大北方男人那样哈哈大笑的话,是要把江南美女吓跑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是一方水土,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厦门属于南国,但不同于苏杭的小桥流水,她是海洋中一艘船,但不是木帆船,也不是航空母舰,她必须是一艘核潜艇,疾驰但迷人。厦门应该将智慧深藏在核潜艇里,让人看不见,但感受得到。厦门不能以“气”取胜,她必须以“韵”取胜,或者以“韵”为主,以“气”为辅。

 

Tags:  ,
Top D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