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走厦门厦城鼓浪屿 — 彼伏的海浪声与远处迷离火光的闪烁辉映着

第一次这么迷茫,在出发之前,关于目的地,心想去远方,但一个人,那时的我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心无旁骛。越遥远越孤寂,这种压在心里的感觉盖过了冲动,一直惆怅着走还是不走。在这之前的一些事,本毫无感觉,不知怎么的就陷了进去。迷茫与忧愁的日子里心求平和,忽然明白了那些不想舍弃却又不能确定的想法缘由。在改变之前总有一个原因驱使,在自我经历后恍悟它藏在那里,突然看清了那些浮华不实,不再想知道为什么,且随它远去。
最终去了厦门,曾经在临走前的夜晚,那晚天空下起了雨,我打着伞走在路上,心里的不舍越发强烈,想着明天的离开,心里无比惆怅,厦门是我第一次自助游的目的地,它触动我内心深处的某一处,在那之后我一发不可收拾地往外跑。我热爱这种自由,希望再次的到来能让一切变得美好一些。
在列车上,心无憧憬,车厢摇晃着无法入眠,完全没有想到到了之后做什么,却很想很想快点到达。列车驶入车站遮挡了窗外射向车厢的阳光,脸上尚有余热在发烫,时值酷暑,厦门用气温迎接我的再次到来。我熟悉地走出车站,穿过马路,上了开往渡轮的公交,直接去了鼓浪屿。内心迫切地需要一次在迷宫一样的小巷里游荡从而产生因陌生所散发的美好憧憬的向往。
我一直没看懂鼓浪屿的手绘地图,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现在在地图的哪个位置,我不停地转动它,突然觉得自己好傻。我要感谢斯蒂芬.乔布斯,没有你也许就没有电子罗盘,没有了电子罗盘我就会没了方向,没了方向我会迷失在这人迹不罕见的岛里。在高科技的帮助下,我很快地在错综复杂的小巷里找到了预订的旅馆。简单休整后准备去外面乱逛,顺便找些吃的填填肚子。

_DSC0017.jpg

_DSC0025.jpg

_DSC0027.jpg

_DSC0030.jpg

_DSC0032.jpg

_DSC0034.jpg

_DSC0036.jpg

_DSC0043.jpg

_DSC0048.jpg

_DSC0049.jpg

_DSC0055.jpg

_DSC0062.jpg

在陌生环境里自由自在地,似乎能让心情变得好很多。入夜后气温终于降下来了那么一点,时有海风吹过,打在身上驱散了白天因炎热而产生的疲倦。我站着静静地看着海,彼伏的海浪声与远处迷离火光的闪烁辉映着。不是为了看海营造更忧伤氛围以刺激本已失落内心的反冲击使之产生越痛越舒心的化学反应,而只是想吹吹海风,因为很舒服,仅此而已。

_DSC0058.jpg

_DSC0069.jpg

发自内心佩服所住客栈设计师的空间驾驭能力,在不起眼的阁楼道梯缝隙里硬是弄出了一单人间,一个人住里面完全不需要担心夜晚会产生空间巨大恐惧感。
上次来厦门天一直灰蒙蒙的,每天都睡到自然醒,完全没有去日光岩看日出的想法,况且那时候估计也看不到。这次一定要去看一次,夏天太阳起来得早,定了凌晨4:30的闹钟,还担心起不来,结果晚上睡意全无,电视看着看着一晃就4点了。下了楼梯走到客栈阿姨的房门前准备敲门,让她给我开门好让我赶去看日出。我举起手正准备敲的那一瞬间,门自己打开了。我说了句:阿姨帮我开个门,在我开口的刹那阿姨扑通地坐在地上,神情紧张、脸色苍白,我知道我把她给吓着了。她捂着胸口跟我说,吓死我了,真以为见鬼了。
外面仍然漆黑一片,巷子里昏暗的路灯一闪一闪地制造着不安的气氛。我打着小手电走在路上,夜晚的鼓浪屿出奇的安静,不管是巷子还是街上看不到一个人,只听见暗处的虫叫和自己的脚步声,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起得太早了。巷子两边都是些古老的房子,经过时让人毛骨悚然。快走到日光岩入口时终于看到了同为人类的一对情侣,上去日光岩的铁门紧锁着,走到上面的时候发现了另外一个人,他说去后门看看,说完后就不见了踪影。我在门外等着,担心着太阳出来了门还没开。陆陆续续来了些人,后来5:30左右里面的工作人员把铁门打开了,售票进入。
很快我便爬到了日光岩顶。前方大海弥漫着轻柔的白色雾气使远处的山、建筑与火光扩散着一片淡淡的朦胧。它们还在沉睡着,和我一样等待着日出的到来。不久太阳在远处的山弧顶上露了出来,第一缕阳光打在日光岩每个人的脸上,照亮了鼓浪屿上错落房子的红色瓦顶,放眼望去无比和谐。
_DSC0073.jpg
_DSC0076.jpg
_DSC0083.jpg
_DSC0086.jpg
_DSC0093.jpg
_DSC0104.jpg
_DSC0108.jpg
_DSC0115.jpg
_DSC0124.jpg
_DSC0125.jpg
_DSC0131.jpg
_DSC0143.jpg
_DSC0149.jpg
从日光岩上下了,准备回旅馆补个觉,一晚上没睡,太阳出来后开始犯困了,晚上转宿厦门,今天还有大半天时间在岛里闲逛,太阳实在毒辣,路上如遇到无树荫与建筑遮挡阳光的路,就如面对万丈深渊一般让人望而却步。傍晚踏上了渡轮转宿厦门,晚上准备在中山路饕餮。
_DSC0153.jpg
_DSC0155.jpg
_DSC0157.jpg
_DSC0160.jpg
_DSC0161.jpg
_DSC0164.jpg
_DSC0169.jpg
_DSC0173.jpg
_DSC0176.jpg
_DSC0182.jpg
_DSC0186.jpg
_DSC0187.jpg
_DSC0195.jpg
_DSC0196.jpg
_DSC0204.jpg
_DSC0205.jpg
_DSC0208.jpg
_DSC0210.jpg
早上厦门下了场雨,我醒来后突然很怀念鼓浪屿的蜿蜒小巷,坐着渡轮又去了。刚上岛雨又下了起来,我打着伞走在路上,毫无目的。在一个有转角的上坡路边上的石椅坐了很久,不知道什么时候雨已经停了,雨水顺着伞端滴了下来,打到了我的鞋面上。我移开伞意识到雨停了,我收起了伞,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打了下来,空气突然变得闷热起来,我起身要走的时候,远处响起了阵阵蝉鸣。
_DSC0226.jpg
_DSC0239.jpg
_DSC0246.jpg
_DSC0238.jpg
_DSC0265.jpg
_DSC0281.jpg
_DSC0285.jpg
_DSC0290.jpg
_DSC0294.jpg
_DSC0298.jpg
_DSC0302.jpg
_DSC0303.jpg
_DSC0305.jpg
_DSC0311.jpg
_DSC0310.jpg
_DSC0318.jpg
_DSC0324.jpg
_DSC0323.jpg
_DSC0329.jpg
_DSC0333.jpg
_DSC0354.jpg
_DSC0355.jpg
离开前的一天去了南普陀寺,阳光异常灿烂,厦大门外排着长长的队伍,显然厦大已成为厦门一个重要的景点,和相邻的南普陀寺比人气。我爬到了南普陀的最高处,眼前阔然开朗,心淡泊气和。回去前的那个夜晚,天又下起了雨,如同第一次回去前的那个夜晚,一样的雨、一样的夜、一样的心情。
END
Top Down